当前位置:主页 > 监理师 >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诉杨健等人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破坏生态资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诉杨健等人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破坏生态资

上传时间:2022-07-19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诉杨健等人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破坏生态资源环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内容来自dedecms

  时间:2022-06-08 09:41:00作者: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新闻来源:正义网

内容来自dedecms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诉杨健等人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破坏生态资源环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copyright dedecms

  野生动物属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涉及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而且涉及公共卫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义务。禁止违法猎捕野生动物、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检察机关针对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有利于维护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内容来自dedecms

  2019年12月底某日,被告杨健、郑伟艺两人偶然看到使用捕鸟网捕捉鸟类的视频,便商定通过此种方式猎捕鸟类用来食用。后杨健从淘宝网上购得捕鸟网3张,并与郑伟艺一起于2020年1月6日下午在昌江县昌化镇棋子湾开元酒店东面约1公里处的一片空地上架设起3张捕鸟网。同年1月7日至10日,两人共捕获各种鸟类活体共13只,其中杨健将其分得的5只斑鸠给孩子或送予他人食用。1月10日10时许,昌江县森林公安局昌化林区派出所接到昌江县公安局110指令:在昌江县昌化镇棋子湾一带有人架设捕鸟网捕捉鸟类。接报后昌化林区派出所立即出警核查,并于当日下午约6时许,在昌化镇棋子湾开元酒店东面约1公里处树林,发现并将架设捕鸟网捕捉鸟类的杨健当场查获,现场查获鸟类活体3只。另据杨健交代在郑伟艺家中查获鸟类活体5只。1月13日,昌江县森林公安局在对上述被查获鸟类活体照相并提交鉴定后,将8只鸟类放生。经云南濒科委司法鉴定中心对在杨健及郑伟艺家中查获的鸟类进行鉴定:1只红隼,属国家Ⅱ级保护动物;6只珠颈斑鸠,属国家“三有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陆生动物);1只白头鹎,属国家“三有动物”。被查获的8只鸟类价值共计17100元。经询问,杨健承认1月7日、9日其用来食用的5只斑鸠与其家中被查获的斑鸠属同一种类,均为珠颈斑鸠。结合云南濒科委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此5只珠颈斑鸠价值共计1500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杨健等人的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具体损害情况,本院向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王力军教授和王伟副教授书面去函进行咨询,两位专家书面复函认为:一、红隼、珠颈斑鸠和白头鹎三种鸟类是海南健康生态系统中常见的鸟类组成,对于维护生态系统的安全性、稳定性和功能性起到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时红隼对鼠类等啮齿类动物的控制性作用尤为明显,种群数量相对较少。鉴于红隼等三种鸟类的生态地位,人为非法猎捕所造成的种群数量减少,直接影响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而替代红隼等鸟类来维持生态环境稳定的费用巨大,无法用数量统计。二、本案中,杨健、郑伟艺非法猎捕的行为对其种群和生态已经造成了较为严重的影响,而非法猎捕上述野生动物所造成的野生动物本身价值的损失,就是最基本的生态损失。鉴于替代被非法猎捕的野生动物来维持生态环境稳定、修复受损生态环境的费用巨大,无法具体估量,故建议本案生态损失补偿应依据国家林业局在2017年11月1日公布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评估方法》(国家林业局令第46号)执行。 本文来自织梦

  本院在于2020年3月6日在正义网上发布公告,督促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诉讼,至三十日公告期满,没有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诉讼。

织梦好,好织梦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于2020年5月7日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非法猎捕野生动物造成的生态环境资源损失18600元;判令两被告在省级新闻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判令两被告连带承担本案生态损害专家咨询费人民币2000元。2020年12月1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琼97刑初9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全部支持本院提出的诉讼请求。

本文来自织梦

  野生动物属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涉及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而且涉及公共卫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义务。禁止违法猎捕野生动物、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行为不仅破坏了国有生态资源,还可能造成环境破坏、疾病蔓延等衍生侵害。因此,新冠肺炎肆虐期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规定凡《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对违反前两款规定的行为,参照适用现行法律有关规定处罚。检察机关积极响应社会关切和立法改革,通过非法猎杀野生动物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方式,在刑事处理的同时拓宽了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新渠道。 本文来自织梦

  本案采取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方式办理,公益诉讼部门办案人员在刑事案件受理之前即开始公益诉讼案件的办理,在办案过程中更是与刑事部门办案人积极配合,充分运用认罪认罚制度,取得良好办案效果。公益诉讼制度及刑事追诉制度出于不同的价值取向、目的任务造成制度设计有很大不同,在具体办案中可能存在互相不适应、甚至摩擦的情况。但不管是刑事办案还是公益诉讼,都具有保护社会公益的职能,在此共同的功能目的指引下,刑事与公益诉讼又能够互相配合,最大限度的保护社会公益。如何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实现刑事部门与公益诉讼部门的有效配合,最大限度发挥彼此的制度优势,不是公益诉讼一个部门的问题,而是需要刑事与公益诉讼部门共同思考和推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 本文来自织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第一条第二款; 内容来自dedecms

上一篇:曙光股份宫斗续集:监管函再问关联交易或涉对投资者巨额赔偿 下一篇:法国决定归还法属圭亚那自由